關於部落格
進來就是有緣 擦擦五塔油吧
  • 28968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你不要再來了 我怕你了

好久沒有好好的寫部落格了,生完小孩後連睡覺的時間都沒了,哪還有那個精力上來打屁。不過,呵呵呵,隨著床上那隻小隻的睡眠時間開始穩定,拎杯的好日子擱來啦!!!


(事實證明,話真的不可以說太早,基本上這篇文章前三分之一篇是四月一日寫的,但一直等到四月中快下旬,五塔油才有時間補上剩餘的三分之二部分,真是……肝到最高點。)


為了慶祝好久不見的鍵盤沒有生鏽,五塔油今天打算好好的操它一下,因此,今天挑戰的是〝流水帳寫法〞。什麼叫做流水帳寫法呢?就是以前考學生作文時,如果題目訂〝**的星期天〞,就一定會有學生寫〝我星期天睡到中午起床,然後刷牙,然後吃飯、看電視、打電動、吃點心、打電動、被阿嬤罵、吃晚飯、看電視、被媽媽罵、去刷牙、去睡覺。這就是無聊的星期天〞這種把一天的生活照順序鉅細靡遺的寫下來,就叫流水帳寫法。


好了,咱們話不多說〈其實也已經說了很多了〉,就進入主題吧。


時間拉到3月28號的那一天,五塔油因為床上那隻小隻的關係,五點半就起床了。想想待會兒六點十分老公要出門,六點半到七點小五塔油會起床,接著就是忙早餐跟送上課,乾脆不回床上瞇,把時間拿來煮早餐好了,於是開始在廚房乒乒乓乓起來。


隱約還記得那天早餐特豐富,首先是一鍋湯,用烤鴨骨與蛤蠣熬湯底,然後加入白蘿蔔、乾香菇、雲林麥寮拱範宮的榨菜、五顆紅棗跟一小撮枸杞,中火整整熬一個小時,整鍋湯看起真的是~~~幹,超難吃的。


首先,蘿蔔跟榨菜不合,榨菜跟乾香菇也不合,枸杞紅棗跟榨菜與蘿蔔不合,烤鴨骨更是跟大家都不合。


烤鴨骨是塔姊他們買脆皮烤鴨時分一半給我的,想說
吃不完丟掉也浪費,乾脆拿來煮湯底,蘿蔔因為塔姊跟塔爸各自弄回了一大袋,所以就想說也丟下去煮,看著鍋裡只有鴨骨跟蘿蔔太寂寞了,乾脆卯起來搜廚房,有什麼丟什麼,結果就煮出這麼一鍋帶著榨菜的辣,枸杞的甜,還飄著脆皮烤鴨味的湯頭,他媽的怎麼喝怎麼怪。


總之,時間很快的來到七點半,當那鍋怪味湯在爐上咕嚕咕嚕響,鉆板上的菜正要下鍋炒時,客廳對講機突然響起,五塔油焦頭爛額的關掉瓦斯趕緊拿起話筒,裡頭傳來管理員的聲音︰「五塔油小姐,那個45號停車格是妳承租的吧,有很多住戶反應說經過時聽到妳車頭裡有貓叫聲,妳要不要下去打開引擎蓋看一下?」廢話,當然嘛要 !但問題是我現在抽不出身啊,菜還未下鍋、老大等著吃早餐去上學、小隻的才餵完奶還沒換尿布,那隻貓叫得再怎麼可憐,起碼也得等上半個小時後才得以見天日。


「最快也要八點才能下來開喔……,那好吧,妳盡量快一點就是了。」管理員為難的掛上電話。馬的,你為難個屁啊,你以為拎杯光是出個門搭個電梯有這麼簡單嗎?告訴你,拎杯得先把小隻的從床上挖到娃娃車上,把大隻的從廁所裡挖到門口外,接著最困難的步驟就是想著如何在上班上學的顛峰時間把一大兩小跟一台娃娃車給擠進滿滿都是人的電梯裡,而我的娃娃車體型可是重達11公斤,該為難的是老子才對吧!〈翻桌〉


不過五塔油就是這樣,一張嘴賤得要死,但是想到那貓卡在那兒喵喵叫,心裡還是覺得很可憐,乾脆關了爐上的湯,早餐也不煮了,那飯就留著晚上吃吧,叫小五塔油趕緊穿戴好背上書包〈開完引擎蓋放出貓就去外面吃早餐然後去上學〉,再將尿布、奶粉、嬰兒通通塞上娃娃車,然後就去擠電梯到地下室去。


五塔油說啊,這人要去做好事啊,老天是不會為難你的。五塔油一家居然在這顛峰時段
,奇蹟的等到空無一人的電梯車廂,順當的來到地下一樓給貓開引擎蓋。


不過老天只管得了電梯卻管不了貓跟引擎蓋,接下來就是引擎蓋跟貓開始來折騰拎杯。


首先,開引擎蓋得先找到開關,五塔油從沒開過這台LIVINA的引擎蓋,所以我不知道引擎蓋的開關在哪裡。拿著手電筒在駕駛座下一直找,還好不算難,不用一分鐘就找到了。接著是引擎蓋被暗鎖卡住打、不、開。一隻手在引擎蓋下黑暗的摸索著,花了五六分鐘才搞懂原來有個金屬勾得往旁邊扳,引擎蓋才能整個兒掀起。


左手一掀起引擎蓋,就看到一隻小貓趴在引擎上面,無辜的望著我,我也無辜的望回去,牠倒楣的被卡住了,我則倒楣的被牠卡中了。五塔油右手在車頭的側邊跟前端找那根撐住引擎蓋的鐵棍,但……肝!鐵棍怎麼不見了!車子再怎麼進化也不可能沒有那根棍吧,我明明看過我老公有用鐵棍撐著引擎蓋的啊。


五塔油左手艱難的撐著引擎蓋〈真他媽的重〉,右手忙亂的四處亂摸找棍,眼睛要不時注意娃娃車上的嬰兒,嘴巴還得要小五塔油別接近車道、別鬼吼鬼叫、別、嚇、到、貓………。


但來不及了,那貓果然嫩到一個最高點,明明外面的世界這麼寬廣、這麼好逃,牠偏偏往下鑽。五塔油一邊幹譙一邊找棍,找到花兒都凋謝了還是找不到那根棍,就在我嘆氣的抬起頭準備拿右手換左手時,

幹!那根棍就藏在引擎蓋下!


媽的!什麼時候那棍改位置了?以前我的福特全壘打明明是放在引擎室的邊邊的。


話說,老子當年那台全壘打是手排的,手動窗,也沒有動力方向盤,所以停車時轉那方向盤的力道,重到可以打死一隻豬了。更精采的是,有一年五塔油在後車廂載了大概六七個帳棚去大買家〈早年的帳棚是很重的〉,居然上不了二樓的車道,硬生生馬酷下來,嚇死後面的車了。好,這是題外話。


總之,因為引擎蓋的關係,五塔油錯失了抱走貓的第一時間,讓牠鑽了下去。現在事情真的麻煩了,八點了,大隻的還未到校,甚至還未吃早餐,小隻的開始斷斷續續的啼哭,貓也繼續的叫著,五塔油只好打電話請管理員來幫忙抓貓。


五分鐘後,遠遠的就見到熱心的管理員拿著一根木棍走過來,看到那陣仗,五塔油心裡隱隱約約感覺到────抓貓無望了。看他那個架勢,就像教官拿著警棍堵在門口等著打學生卡撐的模樣,滿臉笑意卻暗帶殺氣,別說那貓了,是我我也不出來啊。


管理員拿著棍子在引擎室裡〝懂來懂去〞,五塔油的心也跟著一驚一咋的,怕那棍子戳傷了貓,也怕那棍子戳傷了零件線路。就著麼搞了幾十分鐘,貓終於躲進最下方一個棍子到不了的死角處,然後安穩臥下,專心喵喵叫。


這下好了,怎麼辦?根據電視新聞的指導,這時候好像都會請消防隊出動吧。但是,這是小事,真的是小事,如果為了這一點事就動員到消防隊,那就好像是臉上長了一顆青春痘,你卻跑到大醫院去看腫瘤科一樣的不妥。所以,五塔油決定打電話向汽車保養場求救。


原廠技師一接到電話,訝異又猶豫。「貓?活的?〈語調還上揚呢〉……嗯……是可以啦,妳把車開來吧,牠躲的那個位置基本上沒什麼危險,只要牠不要中途靠近皮帶或引擎就好了。」


於是五塔油就這樣載著小孩跟塔姊外加一隻貓往原廠去了。〈塔姊被徵招來幫忙顧小孩。〉


途經文心南路跟大慶街口停紅綠燈時,那貓喵得特別大聲,隔壁車道一位小姐滿臉驚訝的一直往我車底瞧,為了怕她擔心,五塔油還得特別搖下車窗大聲跟她說:「貓躲在裡面,正要帶去原廠抓出來呢!」那位小姐才好笑又訝異的縮回頭專心開車。五塔油則是尷尬的想著,難道我就要這麼一路的跟路人報告狀況嗎?


車子進了原廠,所有手頭沒事的人都湊過來看貓,有事的也會抽個空過來探一探再回去工作,五六個技師把車架高,專心研究怎樣才能不傷車又不傷貓。


過程中塔ㄤ還特別打電話來關心結果,結果聽到技師說可能要拆輪子跟拆零件才能抓出貓時,很務實的馬上問五塔油:「那,這工程很大耶,這錢誰出?」


錢誰出?當然是我們出啦!不然勒?去找牠媽要?


還好,技師們果然有一套,大約半個小時後傳來好消息,不傷車體分毫,貓逮著了。技師把貓放到紙箱裡端出來給大家觀看,塔姊也過來瞧一瞧貓,不看還好,一看卻發現:「這貓好眼熟喔!不是我們〈指娘家〉停車場那隻小貓嗎?」


是啊!越看越眼熟,不就是那隻多災多難的小貓嗎?牠出生沒幾天吧,眼睛都還張不開時,就曾被牠媽遺落在車庫邊哀哀叫,好一會兒才被母貓給叼回去,昨天還跟牠媽停在塔姊車下吃東西,結果被小孩一嚇,母貓往塔姊車底跳,而牠……看來就是往旁邊五塔油的車底跳了。


保養場的一位小姐看到貓捉出來,也放下手上工作過來看一眼貓,聽到五塔油說這貓可能是前一晚就跳入車裡,驚訝的問︰「妳確定就是那隻小貓嗎?」五塔油認為應該是,有可能是,絕對是,因為牠跟那隻母貓都是一樣花色的深灰虎斑貓。聽到五塔油的推論,那小姐當場說了個冷笑話:「喔,原來牠長得像媽媽。」


感謝NISSAN保養場的技師們,大費周章的幫五塔油抓出貓,而且還分文不收,五塔油感激涕零的開走了車帶走了貓。回到塔媽家,五塔油打開箱子放在停車場旁,讓牠自由去,但牠只是縮到盆栽底下,不停的大聲喵喵叫。


半個小時後,塔媽從中醫診所做完復健回來了。一進門就說:「嘿貓母還記得嘿係伊子喔!擱和伊孤底哩欸掐咖甲謎頰。」翻成國語就是:那母貓還記得那是牠孩子耶!又和牠〈指小貓〉窩在妳車底下吃東西了。


又窩在我車底下,又窩在我車底下,又………天啊,喔不,貓啊,你們可不可以放過我,換台車躲吧,你們不可以因為我車最小台就這樣欺負我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