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進來就是有緣 擦擦五塔油吧
  • 290441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老闆、老闆的妹、老闆的娘,大家都辛苦了

閒來無事的某一天,五塔油去逛市場,其實好像應該說是閒來無事的每一天,因為五塔油幾乎天天沒事,好吧,總之,五塔油逛到一間從沒踏進過的攤販裡,挑挑撿撿的看著欄杆上的衣裳,裡面的老闆迎了出來,問︰『小姐,買過我的東西嗎?』五塔油搖搖頭說沒有,於是老闆熱情的介紹他攤位貨品的價格,右邊吊掛的通通390一件,左邊通通590一件,後面橫桿的則看吊牌標價。


五塔油看看那位老闆,年紀也有一點了,不禁好奇的問:『頭家,你是在幫你老婆賣還是幫你女兒賣?我很少看到你這個年紀的人在賣女裝,尤其還是孕婦裝耶!』


老闆很自豪的回答:『係哇嘎低啦,哇已經72歲啊哩,賣查某衣已經歸啊砸年了。』哇,七十二歲耶,五塔油露出佩服的眼神,老闆更加得意,當然,可能是個性使然,所以老闆開始侃侃而談他的奮鬥史。


老闆說他是鹿谷人,早年家貧山上又沒就業機會,於是他不到二十歲就隻身到外地闖蕩,身無長物,只有一台板車當財產。他拉著板車想做生意,但身上毫無資本,於是只好來去賣菜頂著先。


當時批菜的規矩是凌晨到中盤商先拿菜時可以不用付錢,當天把菜賣完後,隔天去拿菜時再結前一天的菜錢,適合他這種沒有資本的小戶去拼,於是他從賣菜開始起家。


不管是新面孔還是熟面孔,批菜的錢可以隔天再付?五塔油有點驚訝當年對人性的信任。老闆也點點頭說:『是啊,四十幾年前的人很純樸,批到菜如果賣不完,隔天借也要想辦法借錢還中盤商,沒聽過有人賣了菜還跑路不還錢的,但現在不可能了,沒錢誰給你批貨?』


稱讚完當年的人性之美後,老闆繼續他的奮鬥史。他賣菜賣了好幾年,只能溫飽但無法積財,他覺得這樣下去沒有未來,於是他想辦法存了一筆小錢,改批價格較高的服飾,開始改賣起女裝來。


他這個決定讓他開始賺進人生的財富。老闆很大方的跟五塔油說:『阮仔欸冊費、哇欸樓仔厝、哇欸存款,攏總係賣衫賺來的。哇靠賣衫賺到哇一世人欸吃穿。』


哇!老闆!這種話你也敢隨便對一個陌生人說,你還真是勇敢,一點都不怕被人綁架。五塔油心裡如此讚嘆著。


老闆說他投入賣衣市場時,剛好遇到台灣景氣開始爬升,一路爬爬爬,爬到股市破萬點。直到股市破萬卻狂洩的那一年之前,他小小一個市場攤位每天進帳都約有3萬元,遇到例假日或春節前,一天破十萬營業額是小case。


他說在那個年代有賣衣服的人幾乎都有賺到,一直到股市狂洩後,景氣萎縮到一個極點,他賣衣服的也開始難賺了,加上他年紀越來越大,對時尚的敏銳度也不夠,所以他轉賣孕婦裝。因為孕婦裝的款式變換不大,加上屬於特殊需求,所以基本客流量還是有的,他現在賣衣服也只是打發時間兼賺生活費而已,也就不那麼汲汲營營想去擴大營業額了。


老闆很健談,但衣服真的不是五塔油的菜,五塔油思索著如果就這麼放手走人,會不會太對不起這熱情的老先生了。猶豫著該不該走人的時候,五塔油隨口聊著:『老闆你這樣很好耶,老了身體硬朗還能有點事情來打發時間兼賺點生活費,這是每個人夢想的老年生活啊!


說到這個不知又觸動老闆的哪一點,於是他又繼續侃侃而談起來了。『係啊,哇這樣很好哩。哪像哇老木,伊都歹命啦,死之前十多年攏住低安養院。』嘆了一口氣又繼續說。『嘿攏愛怪阮小妹啦,伊都騎歐多拜載阮老木載尬跌到,阮老木才會跌一個到要住安養院的地步啦!』


原來老闆老家住鹿谷的崁頂〈台語翻成國語應該是這樣寫吧〉,顧名思義就是一個小山崁的上面,老闆的娘喜歡打四色牌,所以他嫁在附近的妹妹都會騎摩托車帶著母親到崁尾去打牌。崁頂到崁尾想當然耳是下坡,於是有一天一個不小心她們犁田了。他妹妹的年紀還算耐摔,但他老木可就沒那麼好運的傷了脊椎,從此安養院為家跟24小時看護伺候。


老闆嘆了一口氣:『攏係伊啦,好家在那時阮開始有賺錢了,啊哪某,一個月兩萬多的錢是要怎麼付啊。那當時的兩萬多很多哩!』老闆強調著。『嘿攏哇付欸,啊哩付十多年哩!哪係阮小妹賣跌倒,阮老木都嗯免架艱苦過日啊。』


『大家攏艱苦!大家攏艱苦!』五塔油只能乾乾的陪笑著,不然哩,一起跟你罵那個小妹嗎?


聽的出來老闆對這個妹妹摔了老母苦了大家這件事很有怨言,他一直重複著『哪嗯係伊、哪嗯係伊……』的話語。


當下五塔油覺得做人真的很難,老闆你長年在外地打拼,包括你現在老了也沒回老家生活,可想而知你那老母一定都是妹妹在照顧著,你頂多拿錢回去當生活費。


你這個妹妹盡孝侍奉老母,每星期從婆家到娘家載媽媽去打牌,等媽媽打玩牌再載媽媽回家,然後她才回自己的婆家。她也是這樣盡心盡力,但就一個意外,她之前的付出全被抹滅,然後一輩子被兄長怨嘆著『哪嗯係伊、哪嗯係伊。』


當然老闆也很不容易,畢竟他賺的也是辛苦錢,二十幾年前的那個年代,一個月兩萬多的支出真的很大,也難怪他抱怨。


所以人世間有很多事情就是這樣繞來繞去的,抱怨的人有他抱怨的資格,被抱怨的人也有被抱怨的委屈,誰都有辯駁的立場,但誰也沒有推卸的理由。


思考完做人真的很難這個議題之後,五塔油最後面臨的難題就是:到底該不該買下這不是自己的菜的衣服。依五塔油卒仔的個性,是的,我買了,還買了兩件。orz


聽了人家半個小時的故事,不挑一件買好像有點說不過去,然後老闆邊說故事邊熱情的不停拿衣服出來給五塔油看,不再買一件好像太沒人性,於是又買了第二件。


回家後,兩件都不喜歡,其中一件勉強會穿,而另一件……則他媽的太小了,根本不能穿。唉!毋採挖欸及,現在這個年代,780也是很大的好不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