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進來就是有緣 擦擦五塔油吧
  • 293139

    累積人氣

  • 4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鄉下的年怎麼過

每到過年前,幾乎人人上口的一句話就是︰現在的過年啊……真是越來越沒有年味了。


五塔油常常會仔細的思考這句話,到底,什麼是年味的構成元素?紅包鞭炮跟年菜嗎?以前過年的元素現今是一點也沒少,年菜還越吃越澎湃,氣氛商人是越炒越熱,但大家的年節感受力卻越來越低,所以可見年味的元素不是物質,而是勞動力。


也就是說,勞動力付出越多,則年的感受則越深,所以,勞動力等於年味。


勞動力等於年味?這是什麼狗屁定律!


噢,不,這定律絕非狗屁,這是五塔油活生生血淋淋親身體驗出來的定律。


在此,讓各位見識一下五塔油今年南投的年是怎麼過的吧。




↑過年一定要有什麼菜?長年菜,也就是台語說的掛採。所以早在約一個月前,五塔油婆婆就在菜園裡種了〝兩百棵〞掛採。


話說,這掛採通常都長得很雄壯威武,一棵掛採最少一公斤起跳〈有些巨無霸絕對有三公斤的重量〉,這兩百棵掛採全部趕在年前提早收成〈還好有提早收,不然就變成每一棵都有三公斤了〉,於是五塔油跟公婆三人就菜田裡與廣場裡來來回回,搬了總重最少200公斤的掛採去晒太陽、搓鹽巴、揉菜梗、壓桶底,然後十天後它們就會變可以煮鹹菜鴨的鹹菜,二十天後把它們從桶裡撈出,一棵棵披掛在架上曬乾,再把晒乾的菜一根根戳進玻璃瓶裡,於是就變成了客家特產──福菜。


各位,吃福菜很欣喜,但做福菜很辛酸呀。




↑過年前家家戶戶都會大掃除,一般人掃的當然就是家裡,但農夫還會多了一個園子得整理。大門口對面的檸檬園園主來個年前大掃除,把他園子裡枯死的樹木鋸掉,然後那些被鋸掉的朽木來到了五塔油家。五塔油的公公花了一下午的時間,把那些樹鋸成一段一段。
〈有沒有覺得他很像劉羅鍋。〉




↑鋸成一段段的樹塊還得用斧頭劈成兩到四瓣,這樣才可以拿去當薪材燒。過年前薪材的用量最大了,炊粿、爌肉、煮雞通通都得用大灶,而大灶當然是燒薪材囉。〈話說,這張就更像劉羅鍋了,完全就是他退隱歸鄉那一幕的造型啊。




↑這是一張超級噁心的蟲照片。那枯死的樹都是因為這種蟲作祟,它們長得扁扁的。前方一個口器相當大,專門用來咬樹。因為薪材都是枯樹,所以每劈一段木頭,就會有最少兩隻以上的蟲掉出來,所以各位絕對不要被美國電影裡那個〝牧場猛男,露著古銅肉體,肌肉賁起兼汗水淋漓的帥勁劈材〞畫面給騙了,在現實生活裡,即使是猛男,做這件事時還是得手腳並用──手劈材,腳採蟲。


………猛男配上蟲,什麼美感都沒了。




↑過年當然得炊粿啦。這是甜粿。




↑這是菜頭粿。〈菜頭當然也是田裡種的。〉




↑這是芋粿。旁邊還有發粿沒照到。




↑這是殺雞。〈廢話,不用說也看得出來。


話說這殺雞,看著很殘忍,吃著很彆扭。但自家養的雞當然是自家宰,難不成還送到屠宰場去嗎?


還有,殺雞,真的很費工。宰完、放血、燙水、拔毛、清內臟。一整個步驟下來,一隻雞得搞一個鐘頭。





↑晒蘿蔔乾。做完菜頭粿後,多出來的菜頭要拿去晒成蘿蔔乾。因為今年沒有特別種專門用來作蘿蔔乾的菜頭,所以多出來的菜頭只有一點點,做起來也不特別費勁。




↑忙了一大堆,終於,這是五塔油家今年的除夕年菜。


長年菜、高麗菜、滷白菜、白蘿蔔,通通是自家產的,碳足跡零。


燒酒雞、白斬雞、筍乾扣肉的筍乾,自家產,碳足跡零。


筍乾扣肉的扣肉,豆干鹹豬肉香腸切盤,庄頭豬肉攤買的,碳足跡5塊油錢。


最妙的是頂頭那盤香酥柳葉魚,在國姓主街上買的,碳足跡100塊油錢。這魚妙在何處呢?妙在這魚肚裡的蛋通通都沒了,因為婆婆沒吃過這種魚,只看過蠻多人賣跟買,想說它應該很好吃,但又不確定它該怎麼吃,於是就把它帶回家、一隻隻殺、接著把那黃黃〈魚卵〉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都掏掉,然後才入油鍋酥。


於是當晚大家都吃到一盤〝買來有魚蛋,上桌沒魚卵〞的柳葉魚。




↑吃完了團圓飯,小五塔油馬上拿著他的紅包到便利商店買他期待已久的玩具。




↑塔ㄤ在看他的重機雜誌,期待哪年可以跟他兒子一樣阿殺力的買下自己想要的大玩具。




從便利商店轉回後,五塔油看到公婆在灶旁就著餘溫烤火取暖,聊天休息。忙了大半個月,似乎就為了這一頓餐,而團圓飯一吃完,終於可以好好的休息了。


話說,經歷了這一切,誰還敢說這年過得還真沒味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