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進來就是有緣 擦擦五塔油吧
  • 290441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連葡萄皮都我剝 你到底累什麼


11月19日是小五塔油學校舉辦運動會的日子,在運動會的前兩天起,五塔油就非常的注意天氣預報,深怕當天來個綿綿細雨,還好天公作美,那天上午天氣是多晴偶陰,非常適合戶外活動。


一早,五塔油就在家裡先煮早餐給小五塔油吃,然後再利用時間整理提籃,裡面備有了水壺、餅乾、糖果、葡萄、換穿衣褲、紙巾等,這時的塔ㄤ〈在這裡以一支嘴稱之〉則是騎著他的歐多拜遠赴美術館買他愛吃的水煎包,然後,繞到忠明南路雙子星大樓前的綠園道享用〈五塔油通常會說這叫老男人的浪漫與卑微的夢想──擁有片刻的自我〉,等到八點整,一支嘴回家會合,然後特別換上運動衣褲,等著跟小五塔油在運動場上一起大顯神威。


一切都準備就緒後,大夥兒整裝出發,小五塔油──穿著規定的運動服,一支嘴──也運動裝扮,他說要陪兒子度過他生平第一個運動會,五塔油──畫上淡妝搭上格子棉裙再提個黑紅格子野餐籃,一整個就是日式休閒風,好可以優雅的坐在一旁看他們表演父子情深。〈運動會穿裙是有點怪,但沒辦法,場上媽媽這麼多,是看開了這輩子不可能當最漂亮那一個,但死也不能當臉色最黃的那一個,這是做一個家庭主婦最基本的志氣。




五塔油一家不是最早到,但總還是早到,於是一支嘴發揮他一支嘴的功力,極力邀小五塔油跟他一起暖身,在那兒扭腰、壓腿、原地跑步,表現的好像一副待會兒是他上場不是他兒子上場似的。五塔油事後想想,會不會其實一支嘴也跟五塔油一樣想法:場上爸爸這麼多,我也許不是場上最〝唱秋〞的那隻雞,但死也不能當最落翅的那一隻,這是身為一個爸爸最基本的尊嚴。




終於等到進場的時間,從小五塔油在場外開始排隊起,一支嘴就提著籃子自動自發的站到一邊,完全當自己是局外人的在樹下看風景。一直到大家都在場中站了快十幾二十分,眼看著大班的表演就要開始,五塔油急得跳腳〈小五塔油一直說想喝水〉,大爺他這時才姍姍來遲。


場上大班的表演很可愛,就是圍拉著一個大圓的帆布不停的上下抖動,不斷的把帆布裡的紙團抖得跳進跳出、跳上跳下的,就這麼抖了快十來分有………( ̄- ̄)!! 。這表演看得一支嘴信心盡失,無言的問著五塔油︰「咱們兒子他……等一下表演什麼呢?」〈擔心……〉




不到真正上場五塔油也不知道中小班演什麼,等音樂下了五塔油才知道原來他們表演毛巾操。毛巾和滿頭汗是滿搭的,再配上喜羊羊的音樂……五塔油私心認為還是比那抖了十分鐘的紙球來得青春活力。〈就算他們表演打坐冥想五塔油也會這麼認為的,誰叫裡面有我兒子……〉




毛巾操退場後,就是小五塔油唯一的一場比賽──百米短跑。看到照片了嗎?小五塔油一馬當先,神勇的把其他對手遙遙甩在身後,因為他偷跑……Orz……。小五塔油從沒比過賽跑,不只他,可能全場的中小班都是,不知道比賽是要聽槍聲不是聽哨音。〈孩子,那是裁判拿來管秩序的好嗎?




小五塔油集合等比賽跑時,明明一支嘴還在旁邊等著,但沒兩下他就說要去走走繞繞,看到五塔油不贊同的臉,他改口說水快沒了他去買水,於是把水壺跟相機交給五塔油後,人就不見了。偏偏,就在他消失五分鐘後,就聽到老師說:「比賽完的小朋友,開始闖關囉!!」


望著佔了半個操場的關卡五塔油滿心不願,操場這麼大,太陽這麼大,拎杯今天還難得的穿著裙子畫著妝,到最後竟然是要上場當潑猴?但一支嘴早已飄然遠走,手機也喚不回〈因為沒帶〉,看著小五塔油急巴巴的眼神,五塔油嘆了一口氣,拉起小五塔油的手,拼了!




全場大概就五塔油最忙了,一手抓相機一手抱水壺,陪小五塔油排隊等闖關時得先幫他講解規則,等輪到小五塔油了,還得快速繞到前面為他照相留念,這很辛苦嗎?不,這不辛苦,最辛苦的是闖〝翻滾吧!老鼠〞那關。


那是什麼關?來,五塔油解釋一下。看過養老鼠的籠子吧,裡面都會放一個網圈,中間架一個轉軸,讓老鼠在裡面跑,老鼠拼命跑然後那個鐵圈就拼命滾。這個關卡就是把鐵網圈換成帆布條,五塔油當轉軸,小五塔油當老鼠


很譙,真的。尤其當五塔油死命的撐高帆布條當轉軸,好讓小五塔油這隻老鼠有舞台可表演,卻不時踩撞到前面那組已經沒力的轉軸爸爸跟女兒老鼠時,心中更是幹譙到最高點。


該死的一支嘴,你運動鞋是穿來超商買水用的嗎?你老婆的妝是畫來猙獰的嗎?你他媽的到底滾哪去了!




終於過到最後一關,也是最輕鬆的一關──騎腳踏車穿越交通錐。五塔油牽著小五塔油坐上去後,這才見一支嘴悠悠閒閒的不知從何方靠了過來,毫無歉意的把提籃交給了五塔油,用非常有擔當的口吻說:「妳去喝水吧!這個我來就好。


娘的哩!剛剛當老鼠的時候你怎麼不來?




過完了關,小五塔油順利的領到他的餐盒跟獎品,然後興奮也疲累的想找地方休息一下。




坐在大禮堂前的臺階上,小五塔油盡情的喝飲料、啃麵包、吃水果。五塔油說書店通知訂的童書已經到貨,要一支嘴待會兒要記得先繞過去拿。一支嘴問了地址又看了看突然轉陰的天色後說:「我們還是回家換車再去拿吧,我怕會遇到下雨,而且,我有點累了,不想騎摩托車。」……看來提籃裡這瓶水花了一支嘴很多氣力。


由此五塔油推論,一支嘴帶回來的那罐水八成是去天山取的,而不是去超商買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