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進來就是有緣 擦擦五塔油吧
  • 28968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如果你的端午比我慘 我拜你為師

今年你的端午怎麼過的?如題所說,如果有人那天過得比我慘,馬的,我叫你三聲爺爺!


因為試管嬰兒療程的關係,所以五塔油一定得在端午節那天回診、打針、拿藥,然後塔ㄤ要取精冷凍。端午節,看診時段縮減為半天,所以本來就預期人潮很多,但到了現場才發現,人還真不是普通的多,而且更奇怪的,裡面外國人〈皆非金髮碧眼族類〉幾乎佔了一半。


掛完了號,依照小姐指示,得先取精送去冰存。雖然說去做試管就等於沒了隱私權,但若在踏出取精室外發現有人排隊在等,還是會尷尬的。當五塔油正慶幸開門前感覺外面無人時,另一間門也開了,裡面走出一位中年男子,形容匆匆的背包、穿鞋的。五塔油暗自叫苦,天啊!不會等會兒還一起搭電梯吧!萬一他想聊怎麼辦?


端午節從踏進診所的第一秒開始,幸運之神註定離五塔油遠去。就在五塔油夫妻踏進電梯兩秒後,那中年男也跑了進來,電梯門關上,三人六目相對,尷尬!在那眼神交接的電光火石間,五塔油想了許多:雖然我們是來辦〝正事〞,但為什麼有種〝同在小旅館QK出來,卻跟隔壁房也來QK的辦事男正面相迎〞的感覺呢?五塔油轉眼面對牆壁,不想去想那是另一個取精男,雖然,站在我身旁這一個也是,但對面那個不是我老公,怎麼想怎麼怪。


那男的顯然比我們大方,他磊落的先開口,同時還撥空點點他手上的HTC:『也是做試管的?第一次嗎?』塔ㄤ:『欸!不過我們幾年前有在這裡成功生了一個。』


接著換塔ㄤ問:『你大概快五十了吧!』〈靠!五塔油永遠不能理解男人把年紀隨口問的習慣〉HTC取精男:『不只,都五十幾囉!……我太太也是!唉,這個年紀要成功,真的很難啊!』然後又轉頭點他的HTC。『成功率不高啊,真的是不高啊……』


欸……您倆老都五十多了,還能有多高的期待呢?所以彼此沉默,直到電梯抵達。既然同是做試管,又同去取精,那彼此下一個目標當然也是同一地方──檢驗室。在檢驗室裡,五塔油又不小心聽到他的祕密〈我真的很不想〉──HTC男說他取了老半天,小老弟它不出來就是不出來,然後又趕著上班〈天底下哪個男人趕著上班還能搞的出來的呀〉,實在沒辦法,所以請小姐冷凍他太太的卵子。小姐調出資料一瞧,他太太剛剛才只取出一顆卵子,正等待他先生的精子,偏偏精先生們不配合,也只好同意了。


HTC取精男確認了檢驗室會冷凍他太太的卵子後,就急匆匆的拿著他的HTC出去了。看他兩頭燒的模樣〈大頭燒公司,小頭燒房事〉,五塔油不禁深深替台灣男人悲嘆:儘管生孩子是你人生大事,但在公司眼裡,那僅是你的私事。想他太太好不容易擠出的卵子就這麼硬生生被晾在那兒,實在可惜,但孩子雖要生,生活可也不能不顧。


辦了了〝正事〞,接下來就是等看診,一般而言,以五塔油抽到的號碼大約九點半至十點中間即可輪到,但先前說了,今天來的人一半以上是外國人,可能需花較多的時間解釋吧,所以五塔油當天等的特別久。候診間小小的,能坐下的地方不多,五塔油跟塔ㄤ選擇忍受悶熱,待在室外,沒多久,一陣陣的異味陸續傳來。


首先,汽機車排放的廢氣味就別談了,偏偏就有人耐不住煙癮,跑到門口哈煙。哈煙的是一個形容猥瑣的半老頭〈也許他心地很善良,但他的形容就是猥瑣啊〉,他抽的不曉得是什麼煙,氣味非──常──的濃烈,還帶有一種難以形容的香味,煙味當然不好聞,但煙味裡混著一種不知道什麼香草類的味道,聞起來一整個就是怪。


當那哈煙半老頭好不容易進去了,不到五分鐘,又傳來一陣臭屎味。天氣已經夠悶熱,才挨完怪煙味,又聞到臭屎味,讓人心情很難好起來。五塔油四下搜尋了一番,啞然失笑,原來是陪伴看診的東南亞籍家屬在吃榴槤……。天這麼熱,一小包一小包的榴槤接連不停的吃,好像完全不怕上火,五塔油真服了她。


越接近中午越炎熱,五塔油終於受不了繼續在外面接受慢速脫水的折磨,決定進去裡面找位子,好舒舒服服的坐著、吹冷氣、玩手機。進了候診間,哇!位置真多~~~,我真是笨啊,早進來不就好了嗎?五塔油喜孜孜的選了個大位坐下,拿出手機進入數讀遊戲,開始玩沒幾分鐘,異味再次襲來,而且比之前的更濃、更怪、更貼近。五塔油把手機放回包包,屁股拔離椅子,默默的回到塔ㄤ身邊當門神,然後自暴自棄的跟他抱怨︰難怪位置這麼多,原來裡面那些人的體味好重。


體味混著香水味,散發在小小的冷氣間裡,驅散了不少五塔油這種對氣味敏感的人,嗚嗚嗚,難怪空位這麼多,我真是笨。


終於輪到五塔油看診了,醫生做完檢查後,說五塔油右邊卵巢有個水泡,待會兒打針拿完藥之後,要到二樓做個小手術,把水泡給弄掉。
『喔!好,知道了。』五塔油淡淡的回應,表示瞭解,因為從沒動過這種手術,所以完全不知道怕〈真是豬啊〉。


看完了診,打針,拿藥又耗了快一個小時,終於輪到我們接受諮詢護士的講解。諮詢護士開始講著這次要的藥該怎麼吃、針該如何打,講到一半看到手術單就問五塔油:『櫃檯剛給妳一顆吃的藥跟一個塞屁股的藥,妳先用了沒有?』『沒有啊!等聽完講解再用不行嗎?』有這麼急嗎?『那妳先去廁所處理,藥跟針的用法妳先生聽就好了。』護士趕著五塔油出去。五塔油順從的起身,順便問了那兩個藥的作用是什麼。『那是待會兒止痛用的。』護士這麼回答。


止痛?聽到這兩個字,五塔油頭上飛過一群烏鴉。『所以這手術沒麻醉???!!!』有點著急的回答:『沒有,妳快去吧。』


不用她催,五塔油只恨沒多生兩隻腳好趕到廁所,塞好了藥劑心裡開始默默的計時,一般藥效應該是吞服後30分鐘開始,肛門塞劑大約15分鐘生效,所以、應該、一定、千萬、拜託、神啊求求你,一定要來得及啊~~~~Σ( ° △ °|||)︴


進了二樓手術室,五塔油第一句就問:『小姐,沒麻醉嗎?會痛嗎?』只見小姐神祕的笑了笑:『唉,別擔心,誰都怕痛的。』Ψ( ̄∀ ̄)Ψ


嗯哼?所以呢?妳這回答……只會讓人更害怕吧!= =+


手術過程就不加贅述,五塔油只能說,我深深、強烈、絕對、無可置疑的,懷疑那止痛藥成效有限,因為受術人完全感覺得到體內器官被異物觸碰的痛感,那痛不是皮肉痛,那是臟器痛,還真他媽的媲美滿清十大酷刑


難怪明明沒麻醉卻要讓病人吸氧氣罩,原來是怕她昏倒在手術台上吧。╰(‵□′)╯


終於,門診手術結束,手術醫生給了個手術結果︰『水泡吸不出來,要開刀才能取出,但因為那水泡留著也無損試管結果,所以就讓它留著吧!


就讓它留著吧…、就讓它留著吧………、就讓它留著吧……………,醫生這句話不停的在五塔油腦中迴響著。所以呢?如果留著也無礙,那……那當初也可以選擇不要做手術不是嗎?


啊啊啊啊────,心裡一整個給他肝到最高點。請容五塔油在此,不以同音字代替大大聲的狠狠的給他喊出來……


『幹!意思兜係拎杯今天白、痛、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