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進來就是有緣 擦擦五塔油吧
  • 29220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如果妳我不熟,拜託別來裝熟

就說,五塔油最討厭就是在生活中處處遇到那種九分生一分熟的不熟人,妳說碰見了不打招呼嘛,見面三分情,何況妳真的認識對方,說打招呼嘛,卻連對方名字也叫不出來,講完了你好後,剩下的就是一片尷尬。


某一天傍晚,五塔油帶小五塔油到全聯買東西,買完了東西照例讓小五塔油在投了錢就會原地搖搖搖的大型玩具車上玩他的幻想遊戲,五塔油呆呆的站立旁邊,漫不經心的瀏覽四周人潮,接著就看到一名老婆婆一直一直盯著五塔油瞧,因為實在盯得有點過久,加上那張臉真的很熟只是……,唉,總之,那位臉熟婆婆主動過來招呼了。


「哩抹記哩哇啊喔?哇卡早和妳阿嬤係好朋友啊!常常到妳家找妳阿嬤開槓啊!」臉熟老婆婆這麼說著。


五塔油苦著臉不敢把心裡的真話說出:我記得,我當然記得,但是我阿嬤死了都快十年,走的時候還八十多好多,但您看起來依然〝青春無敵〞,所以小輩我才懷疑深深,除非是認錯人,不然我肯定是見鬼了。


經過簡單寒暄,五塔油才知道原來臉熟婆婆小阿嬤十多歲,加上保養有術,所以現在看起來〝只有〞八十歲。遇見故人〈此故意指熟識之人,請勿想成已故之人〉當然歡喜,加上五塔油對老人家一向尊敬,所以就非常的聊開了,一會兒後,臉熟婆婆就把五塔油帶到她媳婦的攤位上,「伊底家賣衫啦,啊哩丟愛常常來交關哩!


嗚嗚嗚……五塔油心裡默默留下淚水……中彈了,而且我最討厭到長輩開的店去〝交關〞了,不敢殺價、沒種挑剔、姿態還擺得比他們家的店狗還要低,一整個就是孬。


從那日起,逛全聯對五塔油開始有了負擔,因為多了一位完全不熟的阿姨得寒暄問暖。進去前會經過她攤位,所以得叫聲阿姨,然後順便報告妳來買什麼東西,出來後會經過她攤位,得把買的東西SHOW給她看,然後報告妳今晚想煮什麼……


常常出沒的全聯設了這麼一個地障,從此五塔油大幅減少晚上在那兒出沒的機率,改由白天採購,因為阿姨的攤位是從下午開始營業的。但不熟之人是這麼的多,沒多久後,五塔油固定採買的黃昏市場也被埋雷了。


話說五塔油住的是大樓,所以鄰居當然多,但五塔油從來都不習慣跟大夥兒聚在一起聊天談八卦,所以總是獨自一人帶著小孩進進出出,很少交集。如果以分派別論,大樓里約可分為以下幾族。


阿嬤族,平均年齡六十以上,固定集會地是一樓大廳,出沒時間很長,除了午睡跟午晚餐時段,其餘通通矗在那裡,對了,他們的聚集時間也特別早,平均清晨六點半就有人在大廳等了


還有一派叫苦水媽媽族,平均年紀約二十多到四十左右,出沒點較多,下雨天就在一樓大廳,太陽炎熱就在中庭,氣溫涼爽則在對面小公園,特色就是每個人身邊至少拖著一個小孩,最常討論的話題則是詛咒婆婆跟抱怨老公。


假日媽媽族,平常把小孩給保母帶,自己則拚命在外賺錢打拚,到了假日則善盡父母陪伴的責任陪小孩玩耍散步,又因為工作忙累不想跑太遠,所以樓下中庭則是最好的集散地。這一族的出沒時間帶比較奇怪,一天只出沒一次,都是一般人睡午覺時段,五塔油猜測他們的時間規劃應該是把週一到週五不足的睡眠在假日上午一次補足,然後省下早餐吃午餐,接著就精神充足的出現在中庭吵其他族類。而這一族也有其他族沒有的特色,就是公母常會一同出現、
不太理人,然後各看各的,母的盯小孩,公的盯雜誌,偶爾會展現默契的一同盯手錶


五塔油屬於最後一族,這一族叫鬼族。特色就是
在社區裡沒有存在感、來無影去無蹤,一年跟各族交會次數不滿五根手指頭,說人死了嘛,偶爾還活生生會跟人打招呼,說活在這社區嘛,卻跟個鬼一樣,要碰見還得看時辰算八字的。最常出沒地點沒有一定,反正哪兒沒人就往哪兒去


但就算是鬼族也還是有鄰居得〝交陪〞的,當五塔油提著一袋袋食材要離開黃昏市場時,突然見到一位向來只有點頭之交的鄰居熱情的揮手要五塔油過去,人啊,要突然對妳熱情那肯定有鬼,五塔油滿頭問號靠過去看清楚後,心裡馬上譙起了大大一聲的〝肝,中招了〞。原來是她那年輕無敵的小女兒第一天在那兒擺攤子,專賣鞋子包包首飾的,一看就是那種廉價品卻給妳開個三伍佰的貨。點頭鄰居亦步亦趨的跟著五塔油,不停的指著各種商品要五塔油試試,但……媽的,妳女兒的年紀才只有拎杯的一半,她那些花花紅紅、大大毛毛的玩意兒賣給高中生還差不多,用在拎杯這個徐娘身上能看嗎?


背後靈依然跟得緊緊,不買顯然脫不了身。
媽的,拎杯連妳住哪棟住哪樓、姓什麼叫什麼通通都不知道,幹嘛一定得交關。萬般無奈,五塔油指著一雙昨天才在第三市場看過的平底鞋,不問價格不求試穿說:給我那一雙二十四半的吧!


那是一雙處處都賣一百元的表面貼布平底鞋,應該是她這攤裡最便宜的玩意兒了吧!但年輕人果然很敢,她眼也不眨、嘴裡說的好聽:大家都是鄰居,這雙算妳一百九就好,妳不要告訴別人喔!


不要告訴別人、不要告訴別人、不要告訴別人……。SHIT!就算在社區裡像隻鬼又怎樣,鬼也是要面子的,被當盤子貴了兩倍價,這種見笑逮誰說的出口。


五塔油去鹿港老街時,曾拿了兩百元給路邊立板乞討的老婆婆,後來報紙登出那老婆婆其實衣食不缺,唯一興趣就是愛討錢,塔ㄤ當時還說〝老婆!妳被騙了耶!〞但五塔油心裡完全不難過,因為知道那老婆婆過得好反而讓人高興,至於老人家愛討錢這種小怪癖,真的不用太計較。可是花了兩百元,而其中一百是〝被貴了〞這種感覺完全不同,簡直是嘔到吐血。


但一廂情願以為它〝只賣一百〞所以沒問清價格是五塔油自己的錯,怪誰呢?
現在五塔油到黃昏市場總是把車停在遠遠的另一邊,打死不靠近,就算點頭鄰居遠遠的呼喚〝有新貨喔!過來過來挑嘛!〞也微笑拒絕。


媽的!我跟妳不熟,交關一次很給面子了,再交關下去,只怕連肉都給扒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